<form id="r7br3"></form>

    <font id="r7br3"><noframes id="r7br3"><big id="r7br3"></big>
    <output id="r7br3"><span id="r7br3"></span></output>
    您好,欢迎访问开封市普朗克生物化学有限公司网站!
    新闻动态
   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热点新闻

    “风继续吹,不应远离,心里亦有泪,不愿流泪望着你”读懂张国荣这几段往事就够了!

    所属分类:热点新闻    发布时间: 2021-03-17    作者:
      分享到:   
    二维码分享

    一辈子这种事,说起来长,过起来短。姹紫嫣红是一辈子,断壁残垣也是一辈子。但人间痴情还是莫过于那句:

    “说好的一辈子,差一年,一个月,一天,一个时辰,都不算一辈子。”

    故事要从1992年说起,陈凯歌拍摄《霸王别姬》时,那时候北京还热气腾腾的,太多的酒被太多糟糕的胃喝下,更多的人还是不紧不慢,等着某阵不经意的风吹到自己。

    1992年2月的片场。

    张丰毅还不是沙书记,他是肱二头肌健硕的段小楼,戏一拍完,他敞穿着格子衬衫,蹬着二八自行车,“呼呼”回家了。葛优还不是葛大爷,那年他35岁,可爱的脑袋上发型还不错,有影迷来签名,就憨厚地蹲在地上垫个盒饭签。张国荣比葛优大一岁,那时他好年轻,好像他也从未老过。

    几个北京的高中女生,凑了钱,去给张国荣送花。陈凯歌正和他说戏,不经意被打断,陈凯歌不太高兴,张国荣拦下来,笑了笑收下。

    那时候,时光真好,街上的人头发都整整齐齐、干干净净的,岁月也是坎坎坷坷的可爱,总是走走停停,又停停走走。

    读懂张国荣,几段往事就够了

    02

    那一年的故事,远不止这些。

    拍《霸王别姬》时,剧组来了一个女演员,负责给演员梳头,她的丈夫也在,某天为一小事,夫妻吵架,女人是犟脾气,丈夫是驴脾气,火一上来,男人动手打了女人。

    夫妻打架,本是常事,再说自己男人打了自己女人,又没打你的,你替天行道也不对。这事,全剧组人都装着看不见,陈凯歌继续张罗拍戏,摄影忙着摄影,演员忙着对台词。

    可却让一个人看见了,他顿了顿说了一句:

    “导演,停一下。”

    然后又把那女人叫过来,看那女人身上全是淤青。这个人顿了半天,用不流利的普通话一字一句地说:

    “任何人都不能打女人的。”

    啊,张国荣就是这样的人。

    还有一个故事。

    故宫午门外广场拍夜戏,晚景、灯光布置好了,这场戏是程蝶衣给段小楼送剑,程蝶衣刚进城,遇到日本兵。日本兵挑开黄包车的帘子,只见那人脸上胭脂纷乱,嘴角残痕。

    这场戏,本只有半分钟,本来说拍完就走。待陈凯歌转身准备离去时,却见那个人独自坐在黄包车里,待撩开黄包车帘,只见那个人已在黑暗中,哭成泪人。

    往事就像镜子,镜子总是奇奇怪怪的,因为它总能把两行的眼泪变成四行。张国荣呀,就是这样的人,总像是黑暗奋不顾身扑向光里。淡淡的浓,浓浓的淡。

    读懂张国荣,几段往事就够了

    电影《霸王别姬》截图

    03

    在电影里,他是浓浓的淡,在他一共拍摄的61部电影里,你总能见到一个少年,这个少年从来都是忧郁的,话也不多,眸子很亮,总是喜欢深邃地往外看。至于外面是什么,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    在《阿飞正传》里,张国荣穿着白背心,背心干净得像雪,这个像雪的人站在镜子前跳恰恰舞,仿佛随时都会被融化掉。

    他是那只没有脚的鸟,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,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。

    那个眼神,我在《东邪西毒》欧阳锋的眼睛里看到过,他坐在沙漠里,迷离地凝视着起伏的沙漠。在《倩女幽魂》中,那个眼神又出现在宁采臣的眼睛里。后来,那个眼神又出现在《春光乍泄》何宝荣的眼睛里。

    他一生拍了61部戏,其实都在演那个眼神,那个眼神只属于张国荣,并从未出现在别人的眼睛里。

    判断一个演员是不是好演员呀,其实只需要看一个眼神就够了。脸蛋好的人太多了,演技好的人也多,可眼神好的人呢,太少了。

    要知道,生活里,你能看到姹紫嫣红的脸,却难看到炯炯有神的眼。

    读懂张国荣,几段往事就够了

    04

    眼睛炯炯有神的人,多半深情,因为在生活里看到啥,都会不自主地装到眼睛里,然后又装到了心里。

    2009年,梁朝伟来内地演出,走出机场时,大陆粉丝在他旁边高喊:“梁朝伟!梁朝伟!”梁朝伟步履匆匆,并不理会。

    突然,人群中一个粉丝冲着梁朝伟的背影大喊:“黎耀辉,你还记得何宝荣吗?”正匆忙赶路的梁朝伟一下子停住,转身点头回答:

    “记得。”

    2013年,梁朝伟出席纪念张国荣逝世十周年演唱会。那天,站在台上的梁朝伟对着天空说:

    “你离开不久,我还留着你的电话号码,有一次不小心拨错了,我给你留了一句话,不如我们从头来过!“

    聚光灯打下来,一向沉默内敛的梁朝伟,眼眶泛红,半天后,忍不住哽咽起来。

    一个走散了的人,能让别人在多年后,内心还会疼,那这个人不简单。

    05

    心会疼的人还有林青霞。

    林青霞刚从台湾到香港,当年的香港,黑帮挟持电影市场,李连杰去香港拍戏,经纪人被枪杀,成龙也被黑帮开过枪。林青霞刚到香港,同行排挤、黑帮威胁,孤独无助。人世上,人们追索人心的深度,却往往看到人心的浅薄。香港演艺圈几千个演员,没人说一句话。

    只有张国荣站出来,又训同行,又找人保护林青霞,如此热血的人,真不多见。

    他帮过的人有张学友、赵文卓、吴宇森,林志玲,直到多年以后,张学友还说:“我只是比他小几岁,但是他觉得我是他的弟弟,便真的把我当作一个弟弟一样的去照顾。”

    林志玲当年从台湾到香港发展,在香港没有人看得起模特出道的演员,甚至没人和她说话,可每一次她到了张国荣跟前,张国荣都会很和蔼。那时候,张国荣是大的明星,而林志玲只是刚刚出道的新人。多年以后,林志玲谈起张国荣,都会说:

    “感谢他,在他身上,我感受到了尊重!”

    当年的江湖已经远去,而情深义重总会让人一记便是一生。就像一棵树撼动另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颗心灵唤醒另一颗心灵。

    很多时候,每个人来到世上,都是为了和一个举着灯,在他身上能看到自己的人相逢。

    心疼的那个人是唐鹤德。

    对于张国荣来说,唐鹤德就是那个举灯的人,当26岁时的张国荣遇到23岁的唐鹤德,张国荣便在唐鹤德身上看到了自己。

    从此,俩人结伴而行,一走就是18年。

    在同性恋上,张国荣是生活里的勇者,率真而坦荡。正如作家李银河所说:

    世上没有一种爱情是错误的,只要是爱,就不是错。

    当全世界对我冷嘲热讽时,我依旧明月直入,无心可猜。2001年10月,当他们走在香港的街道上,面对狗仔的镜头,唐鹤德感到害怕,而张国荣握住唐鹤德的手却并不分开,这便是勇气,这便是坦坦荡荡。

    时间没有冲淡的人,值得珍惜一辈子。

    1997年的演唱会,张国荣对着台下万千观众说:“这首歌送给我的挚友,唐先生。”台下瞬间哄声一片,张国荣淡定转身,饱含深情演唱了一首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,没有闪躲,没有隐藏,坦坦荡荡。

    提到唐鹤德,张国荣只有一句话:“他人很好,也很懂我。”

    其实,全世界的人都是孤独的,我们每个人都是被劈开成两半的一个不完整个体,终其一生在寻找另一半。

    06

    2003年四月的第一天,香港街道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,喧闹地一如往常。唯一不同的是,那天天空飘了点雨,暮色中的香港,笼罩在细雨中。

    张国荣走上文华东方酒店的顶楼,俯瞰香港,他如细雨中发呆的石狮,看到暮色四合,看到繁华匆匆逝去,终其一生,不发一语。随后,他屏住呼吸,如蝴蝶般飘落,就像一滴水消失在水中。

    或许,那一刻,他还像当年在《霸王别姬》中,

    “说好的一辈子,差一年,一个月,一天,一个时辰,都不算一辈子”。

    那天,他也许会坐在巨大的黑暗里,哭成泪人。但,这一切我们都不得而知了。

    但如果时间回到他6岁的那个夏天。

    那年夏天,香港的街道斑斓闪烁,男男女女走在路上,手里五颜六色的雪糕倒映在地面上,是无数个摇摇曳曳的影。

    张家的佣人“六姐”带张国荣上街,路上,张国荣碰到自己的父亲,父子俩没说一句话,然后擦身而过。

    他的一生,父亲是个陌生的词。

    那年,这个6岁的小男孩牵着“六姐”的手往前走,走着走着,“六姐”的手松开了,然后,只剩下他一个人继续走。

    一直走到了47岁,今年,又正好是15周年。

    碑是那么小,与其说是为了纪念,更像是为了忘却。现在,只要想起张国荣,就仿佛想起一生中遗憾的事,梅花就落满了南山。

    免费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十八禁_免费无码黄动漫在线观看犹物影视_免费无需播放器看的av
    <form id="r7br3"></form>

      <font id="r7br3"><noframes id="r7br3"><big id="r7br3"></big>
      <output id="r7br3"><span id="r7br3"></span></output>